18 次查询 耗时 0.046 秒
共写了2443个字,约10分钟读完,共有1条留言
登录/注册
  • 首页
  • »
  • 时光机
  • »
  • 引领中国本土科技革命的女性
  • 引领中国本土科技革命的女性

    作者:胡永云

    日期:2020年03月24日

    在中国高科技领域,一场本土发生的革命让众多女性站在了前沿。

    在一个仍然由男性占统治地位的产业里,她们的创新是针对女性可能面临的议题,比如以对抗性骚扰为目的的人工智能(AI)产品,或者开发一款女性在科技行业求职的游戏。

    她们的很多发明,都以其怪诞、玩闹或幽默的玩法而与众不同。

    中国官方数据显示,女性占总创业者人数的四分之一。政府称,正在积极鼓励更多女性加入到新兴行业当中并支持她们创新。

    创客文化兴起

    近年,作为中国科技产业集中地的深圳已经成为年轻科技创业者会聚的地方,这些人常常被行业称为“创客”。

    这个正在壮大的亚文化群体,包括了发明家、开发者、设计师和艺术家。他们在以不同的方式改变外界对中国的刻板印象:一个只会抄袭和生产廉价仿冒品的国家。

    地方政府很积极地提供财政支持和工作场地来吸引这方面的科技人才。

    2015年,总理李克强到访初创公司柴火创客的办公室,让那里科技创新活力受到外界的关注。

    付诸行动

    大学生廖敬仪就发明了一个叫“See 4 She”的虚拟实境项目,让观者置身于一个充斥性骚扰和性别歧视工作场所中体验。

    “我开始这个项目,是因为我在一家公司实习时被一个搭档骚扰过,当时我们是一起外出开会,”廖敬仪说。

    另一名参与这个项目的女性也是一名性骚扰的受害者。

    “我们的项目意在教会人们如何避免性骚扰,以及在这个#MeToo的时代,提高人们的意识。”

    她的团队还做了一个浸入式体验(immersive experience)项目,体验者扮演一个面试科技公司职位的女性。

    在这个游戏中,你会收到来自你母亲和其他这个职位竞争者的信息,例如“女孩子不能做科技行业”,还会被面试官提出像“你如何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这样的问题。

    这个游戏的结尾是,你求职被拒,但却不是因为你的能力而是因为你的性别。

    廖敬仪说她门希望引出一个话题,让大家讨论女性在中国会有怎样的感受。

    科技是艺术

    女性创客创造的一些作品带有社会议题的讯息,而另一些项目则是要更玩闹一些。

    比如由柴火创客实习生、来自新加坡的21岁学生宋杰琳(Samantha Song)创作的一种叫做“A Blooming Time(时间之花)”的机器。你触碰这朵花的时候,它就会告诉你今天是星期几,现在是几点,还有当前的温度和湿度。

    位于深圳的柴火创客是第一个同类的工作空间,它的名字来自于中国谚语“众人拾柴火焰高”。

    这里不仅有办公室,还有很多用于“DIY(自己手工制作)”的器材和工具。

    “在这个由男性统治的产业里,要脱颖而出不容易,女性在科技领域里被看作是不如男性,”宋杰琳说。所以她说,有这样的工作室是很有帮助的。

    记录人生重要时刻

    与她一起工作的是李丽英(Lily Li)是这个工作室的社区与传播经理,在积极推广创客文化的同时也在做自己的项目。

    她说,她成长于一个有创造力的家庭。她的父亲是一个木匠,母亲则是给全家人做鞋穿。

    她最新的一个作品是一个兔子时钟,上面会显示你朋友们的生日。

    “我小时候非常喜欢看我们家墙上那个旧式挂钟,听钟摆摇动的声音。现在,电子钟更加普遍,而我却感觉我们正在忘记那些我们人生中的重要时刻。”

    “我们常常忘记朋友们的生日。这就是为什么我制作了这个钟,让你把时间和日期记在上面,还会有声音提示你该去祝福朋友生日快乐,”她说。

    工作室的营运总监、38岁的叶雨则制作了她所说的“人生记录板”。在一条横轴上,一些灯代表了她人生当中不同的关键阶段,记下了她要在某个时间之前达成的成就,比如环游世界等。一旦完成,板上的那个灯就会亮起来。

    在完成十个目标之后,就会有一盏喜庆的灯来给你鼓励。

    “我真的是想做一个项目,来标记时间的流逝,”她说。

    “我有一个成功的职业生涯,同时结了婚,做了母亲,所以我想要用视觉化的东西将它记录下来。”

    古怪的创意

    关春霖是一名计算机科学系的毕业生,现在是在Seeed Studio工作室做一名应用程序工程师。该工作室给柴火创客的合作伙伴提供开源硬件。她特别自豪自己在今年给一个创客展会做的一件服装。上面有一条机械鱼,尾巴是会动的。

    “在我的作品中,我总是会尝试将科技和艺术结合起来,”关春霖说。

    她的另一作品是“Frozen”,一条可穿戴的LED裙子,有一个遥控可以让你调节裙子的颜色。

    她还制作了一些古怪的机器人,比如有两个头的“疯狂的毛毛虫”,还有在万圣节会追着人要糖果的“邪恶的南瓜”。

    “就是那个项目,令我爱上了创客文化,”她说。

    创客教育

    除了做自己的项目之外,深圳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创客、工程师和数据科学家在帮助培养年轻人才,并且将此作为全职工作。

    八年前,梁嘉仪(Carrie Leung)辞去了加州硅谷的工作,回到中国故乡。

    她说, 自己在深圳呆了下来是因为在此找到了归属感,也因为这里能够找到质高价低的电子零件。

    现在,她经营着一个创客教育工作室,还在学校里办科技作坊和交流活动。

    “我教电路,3D打印和前沿科技知识,”她说。

    “我觉得,教会孩子们这些技能很重要,让他们为未来准备。目前学校里能学到的的和将来工作里用到的,有巨大的差别。”

    廖丽婷(Lit Liao)和岳凌宇(Aisling Yue)也对教育满腔热忱。他们办作坊,让年轻学生可以学工程和科学技能,让他们的想法付诸实践。

    但岳凌宇说,大多数来他们作坊的是男孩。

    “在传统的观念中,他们认为女孩子应该学习跳舞或者画画,”她解释说,“他们认为女孩子不能使用有力的工具。”

    廖丽婷形容自己是一个由工程师转型过来的教育工作者。她说,很难说服家长们信任像她这样的老师。

    “有时候家长很难相信有好的工科女老师,他们认为男性工程师会好有一些,所以这一点很难,”她说。

    “人们还是有刻板印象,认为科技教育要讲机器的事情,但是我认为我们需要改变观念,它也可以是美的,是好玩的。”

    在深圳这个新兴科技城镇,女性正在担当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她们的声音也得到了更多的聆听——无论是应对性骚扰,还是培养未来的女性科技创业者。

    “当女人们看到一个像我这样的人在运营一个创客空间时,就会得到启发,”梁嘉仪说。

    “因为她们会看到,她们也能在这个行业里取得成功。”

    Back Top
    — 于 共写了2443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 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引领中国本土科技革命的女性”共有1条评论

    1. 想法与思路才是最重要的,这不仅限于艺术创作,在软件编程中也是如此。

    发表评论